CosDNA

我在小红书接单修3元一张,P到“眼瞎”

哲娴
2023-01-26

为了在社交平台上晒出更好看的照片,不少人会选择“修图”后再发图,可是面对一时兴起拍下的美照,有些人可能就犯难了:这么多图要P,可得P到什么时候啊?这时候“修图师”这个角色就上线了。那么“修图”这门生意,真的好做吗?

你有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时刻:

精心打扮出门,美美拍照一百张,回家打开相册准备挑几张发朋友圈的时候,却被修图繁琐的工程量击溃。

拍照一时爽,修图火葬场,这大概是不少拍照爱好者的噩梦。

以“修图”、“P图”为关键词进行搜索,小红书相关笔记数量累计超过462万篇,与“美妆”相关笔记的数量几乎持平,可见其在小红书的讨论热度。

只要有需求,就会有市场。在淘宝、闲鱼等线上交易平台,“接单修图”早已成为一门生意,其中有批量接单的摄影工作室,也有利用业余时间挣点零花钱的兼职修图师。

渐渐地,这门生意也开始在小红书生根发芽。据新红(新榜旗下小红书数据平台)日常收录的账号数据显示,名称中出现“修图”、“P图”的账号数量超过1.4万。

在小红书接单修图能赚到钱吗?相比淘宝、闲鱼又有哪些不同?新榜编辑部对话了一位小红书修图师,聊了聊她入行一个月的故事。

一、3元一张,修图到“眼瞎”

“生活照3元一张,满五张送一张,可以P到满意为止!”

今年10月,刚上大二的“草莓蛋糕(修图版)”(下文简称“草莓蛋糕”)在小红书发布了一则接单修图的广告,并将其置顶到首页,宣告自己的修图小生意正式开张。

修图无他,惟手熟尔。

一直以来,“草莓蛋糕”就喜欢自己拍照自己修,和朋友一起出游的照片也都是由她包办。当看到小红书有人发布接单修图的广告的时候,她觉得自己也可以在大学课余时间试一试,挣点零花钱。

生意开张的第一步,就是招揽顾客。修图前后的对比,就是最好的钩子。

在小红书,有修图师将前后照片拼成一张对比图,凭借反差效果吸引顾客,网友会在评论区询问是否接单,这种方法帮助“草莓蛋糕”度过了账号的冷启动期。

这类笔记中不乏点赞量上万的爆款

有了生意,第二步就是跟顾客沟通,满足对方的修图需求。

修图前,“草莓蛋糕”会先询问对方有什么需求,遇到最多的就是“修瘦一点”。接下来,她会用醒图这类手机修图App,先调人像的瑕疵,再调整饱和度、对比度等。

通常情况下,她几分钟就能搞定一张用手机拍的日常照,碰上写真这类单反拍摄的照片,可能需要花费几十分钟左右,“我一天最多修过30张照片,当时觉得自己眼睛都快瞎了”。

“草莓蛋糕”修图作品

入行一个月,“草莓蛋糕”的顾客基本都是16-30岁的年轻女生,没有男生,女生的修图偏好大多是跟着热点趋势走,比如前不久的万圣节妆容,抖音很火的熊出没仿妆,“几乎10个女生里5个都要那种”。

11月初,因为学业催得紧,加上积攒了70多张待修订单,“草莓蛋糕”暂停了一周接单。截至目前,她积累了355个小红书粉丝,一共接过200多张修图订单,按照每张3元的平均定价,她估算自己赚了七百元左右。虽然金额不多,但这已经是封校中的她找到的唯一兼职。

据观察,小红书的不少修图师都有学业或全职工作,接单修图是一项空余时间尝试的兼职。

相对而言,以摄影工作室形式出现的全职修图师接单数量更加稳定,他们主攻婚纱照、影棚写真等难度更高的照片,单张修图的区间价也从3-5元,提升至20-30元,翻了近10倍。

据观察,小红书站内“修图“相关的商品数量超过1900件,其中位居前列的是一家名为“修图小木匠”的店铺,店内一共上架了4个链接,累计购买人数达到5682人,累计成交额达到13.47万元。

2021年11月,该店铺的同名小红书账号发布了第一条笔记,首页介绍写着“从事修图行业十年有余”,截至目前已积累了6.5万粉丝。

其中热度最高的一篇笔记发布于今年4月底,标题以顾客口吻进行推荐,获得3.4万点赞,评论区在近几个月持续涌现是否接单的询问,显现出长尾流量的特征。

二、铁打的修图需求,曾经的流量密码

跟其他工作不同,修图没有标准答案,衡量成片效果的那杆秤只在顾客心中。这意味着修图不仅是个技术活,更是场心理战。

也因此,在沟通过程中,不少修图师都会强调“修到顾客满意为止”。但即便这样,“草莓蛋糕”在修图过程中也一直面临着压力:“我们基本是根据大众喜好去修,但每个人喜欢的点不一样,我也不敢保证修出来对方一定会满意,更担心修的不好,顾客发小红书吐槽我。”

压力不只来自于顾客个人化的评判,也包括照片原有的难度。“草莓蛋糕”告诉我,有三种图片她修起来比较困难:

第一种是结婚跟拍照,背景人很多,光线、角度、构图都很随意,元素太杂乱了;第二种是加了卡通特效跟滤镜,真的是buff叠buff,很难修出质感;第三种就有些凡尔赛了,就是本人长得很漂亮,照片也好看,我都不知道从哪里下手。

不过,这些对于她而言都是正常需求,她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位顾客是要求把照片中的一朵假花P成真花,“我修了半天还是不像,只能跟顾客说做不了,把钱退给人家了”。

同一个修图圈,相似的烦恼也困扰着海马体的线下修图师。

“Vista氢商业”发布的《在海马体当修图师,顾客花359买我拿命P图》一文中写道,有店员遇到过顾客要求修脚指甲、一根一根加眼睫毛等“奇葩”要求,也出现顾客不满意修图,要求退款的等种种情况。

这位店员在文中感叹:“顾客花了359,好像我拿了358,就得拿命修。其实修一张单人图到手只有3元,双人三人也就4.5元。”

那么作为一项兼职,修图是否值得做呢?

在豆瓣小组”副业失败的一天”,累计有346篇帖子讨论兼职修图、P图在闲鱼、小红书等平台的可操作性,其中“门槛低”是高频提及的关键词,但与之同时出现的问题也有“曝光差”、“接单难”、“精力投入与所获报酬不成正比”等。

对于“草莓蛋糕”而言,兼职修图只是阶段性的过渡。

她告诉我,自己学的是设计专业,选择修图作为兼职是觉得两者存在关联性,现在自己正在学习PS,等到寒暑假也会考虑到摄影工作室实习,未来考虑做一名摄影师,拍出更多自己喜欢的照片。

除了这条常规路线,也有朋友建议她转型做美食或美妆垂类博主,“她们觉得我拍照好,修片快,这行也能干”。

近年来,“修图”一度是互联网的流量密码。

早在2017年,微博博主“kanahoooo”曾发布过一组从高晓松到木村拓哉的“换头图”,不仅引起高晓松本人的转发,更在当时的微博掀起一股“修图换头”风潮,还开课建起了P图教学培训营。

今年初,短视频博主“垫底辣孩”凭借变装前后巨大的反差,以短视频形式走红互联网,其中就有网友讨论前后反差是否归功于修图。

虽然“修图”话题一直存在讨论,但出圈的垂类博主数量并没有明显增多。据新红收录的数据,目前“修图”、“P图“相关垂类账号粉丝量多分布于上千到上万之间,暂未出现百万粉以上账号。

只不过,如果人类有在社交平台分享美照的欲望,那么修图需求就会一直存在。相比线下门店动辄几十上百元的修图费用,互联网上的修图师随叫随到,价格也相对更划算,他们服务的修图对象不局限于人,甚至还席卷到宠物界。

图片来源:小红书

这次对谈前,我参考价目表给“草莓蛋糕”发了一张自己待修的照片。

那天晚上10点,她将修好的图片返给了我,在得到我满意的答复后,她告诉我:“这是我每次修完图最有成就感的时候。”

作者:小八;编辑:张洁;校对:卷毛

来源公众号:新榜(ID:newrankcn),专注互联网内容领域的观察报道,关心与内容产业相关的人和事。

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@新榜 授权发布,未经许可,禁止转载。

题图来自Pexles,基于CC0协议

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