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sDNA

惨烈!英国化妆品市场全面下滑

若南
2023-01-26

文丨邹欣晨

今年3月18日,英国政府宣布取消所有对新冠疫情的限制措施,标志着英国从防疫阶段全面转入“躺平”阶段。然而,与绝大多数英国人期望的相反,“躺平”并没有成为拯救英国经济的一剂“强心针”,反而如同英国知名讽刺喜剧《Yes Minister》(是,大臣)中的经典桥段一般:当一个国家在走下坡路时,总有人会向油门踩一脚。

线上销售大幅下滑,化妆品类首当其冲

根据凯捷在线零售指数(IMRG Capgemini online retail Index)报告的数据,自英国于3月全面解除防疫政策后,2022年4月,英国线上零售销售额同比下降12%。而在随后的5月,英国线上零售销售额同比下降8.7%——相较于2021年4月同比上升12%、2021年5月同比上升10%的线上零售销售额,凯捷战略与洞察部门总监Andy Mulcahy对今年同期的数据毫不客气地给出了“惨烈”一词作为评价。

“没什么好遮掩的,这两个月的销售额糟透了。”他在《金融时报》的采访中说,“好不容易解除疫情封锁,大伙儿都期盼能回归到新冠疫情之前的水平。但我们跟踪了两百多家线上零售商,销售业绩都出现了从5%到15%不等的下滑。”他以英国头号快时尚巨头Boohoo公司为例,在该公司5月31日公布的第一季度财报中,营业额下降了8%。

而在英国电商平台的各个类别中,又以美容化妆品类的表现为最差,销售额同比下降了28%。

Mulcahy认为,英国政府应当对此负责,他指责了政府对电商平台的一系列加税措施:“十号(首相府)迫切地希望消费者们回归到线下实体店里,为此设置了高额的线上营业税,使得零售商也不得不提高产品价格,促使消费者去更便宜的实体店购物——疫情期间,十号把电商和线上零售奉为拯救英国经济的定海神针,现在疫情结束了,我们就可以被一脚踢开了是吗?”

线下形势同样严峻,百货高管忧心忡忡

在Mulcahy看来,英国政府对线上零售业加税,无疑是一种“偏心眼”行为。但在另一家英国媒体Sky News的报道中,这一看法确实是冤枉线下零售商了——他们的形势同样不乐观。该报道援引英国零售研究中心的数据表示,截至目前,全英国共有645204个零售岗位流失,72580家门店关闭。

“4月份出现萎缩的英国经济,5月又延续了增长乏力的趋势,伦敦市中心的客流量比上周铁路罢工的第一天下降的幅度更大——达到了27%。金融专家们预计,这一数据还将在下周持续下滑。” Sky News记者Sadiyah Ismailjee在文章中写道。

而在这些严酷的数据出炉之际,英国线下零售业也正同样面临营业税大幅上涨的局面。而在英国政府方面看来,这是此前零售商们在新冠疫情期间享受税收优惠的“代价”。

根据英国皇家税务与海关总署(HMRC)的执行机构——估价办公室(Valuation Office Agency)的消息,2023年4月,英格兰将对约200万套非住宅物业的商业税进行重新评估。该机构官员David Wood在新闻发布会上称,重估不会产生任何“额外的负担”,因为它们的设计初衷是为了保持税收平衡。但Wood也承认,这一行为确实会产生赢家和输家,零售商的纳税额也会出现相应的变化。

“由于新冠疫情,一些地区获得了‘本不应该得到’的税费削减。如今疫情已经结束,税费也是时候恢复正常了。” Wood表示。他还援引英国政府方面的金融专家观点称,英国政府已收到警告,绝不能限制某些领域的削减规模。

据悉,对这些非住宅物业的商业税重新评估后,英国零售业或将多出12.8亿英镑(约合人民币105亿元)的税费。

此番发言一出,英国哈罗德百货公司零售总监Laura Brown首先坐不住了,她公开表示:“从那些租金大幅上升、处境艰难的行业和地区夺走高额税费是鲁莽且愚蠢的行为,无疑于‘拆东墙补西墙’,这根本不会给零售业带来恢复和重建的喘息机会,希望政府再三斟酌。” 她呼吁首相对营业税的征收持谨慎态度,以保护英国零售业的未来。

英国零售业协会首席执行官Helen Dickinson也紧随其后“开火”,对这一加税措施表示“极大的失望与震惊。”她指出:“疫情结束的这两个月,实体零售业的业绩并未回升——以不同的渠道为例:超级市场的销售额同比下降了1.5%,专卖店的销售额下降了2.2%。便利店和百货商场的销售额分别下降了2.3%和1.1%——我不明白政府从哪项数据看出,这些地方有加税的必要。购物中心的客流量持续下降,伦敦各大商场的专柜前空空如也,美容顾问们抱怨说,她们都闲得开始数中央空调的排气扇叶了!”

消费者的钱去哪儿了?

线上线下的零售业销售额都在下滑,那消费者的钱都去哪儿了呢?《卫报》的答案是,被飞涨的生活成本花光了。

实际上,英国正面临着40年以来最严重的一次通货膨胀,通胀率高达9.1%,这使英国一跃成为G7(七国集团)中通胀率最高的国家。英国央行发出警告称,到10月份,英国通胀率或将超过11%。

《卫报》称,由于新冠病毒造成的长期后遗症,大量16~64岁的适龄人口退出英国劳动力市场。这导致了零售业岗位的大量短缺,如载重货车司机和物流员工。而配送人手的不足让零售商们面临严重的供应链挑战,不得不提升付给这些岗位的薪酬,以达到“重赏之下,必有勇夫”的效果——而多出来的这部分支出,自然就转嫁到了产品上。

高昂的生活费用使消费者们纷纷勒紧裤腰带,有三分之一的英国人表示,开始放弃喝热茶,只喝冷水以节省电费。英国首相约翰逊甚至倡导大家通过“少吃饭”来减少生活支出。“除去吃饭和房租,所有的支出我们都停了,”43岁的Dimi Hunter在《卫报》的采访中自嘲道。“现在我和妻子每天只吃两餐,响应首相大人的号召。”

如此境况下,线下的化妆品门店自然门可罗雀。“政府告诉我们,疫情已经结束了。可员工们还是会重复感染,她们不断地请病假。我只能继续招新员工——还得同时支付前者的病假工资。如果新员工也感染了,而老员工还没返岗,那就再招新人——这简直是恶性循环!” 位于伦敦南部Brixton区的化妆品零售店主Elizabeth Riley抱怨道,“老顾客们来质问我:为什么你出售的RIMMEL(芮谜)粉底液比官方网站上的定价还贵?为什么你不做折扣活动?我只能回答她们,是的,我当然可以打折或者降价,然后在下个星期,你们就能看到我卷铺盖走人。”

对此,英国商务大臣Paul Scully提出一个新招:让员工们带病上班。并号召他们以95岁高龄的女王为榜样,“一个这样高龄的老人都能继续工作,为什么你们不行?”

这一说法立即遭到了Riley与她的员工们狂风暴雨式的吐槽。“女王拥有整个英国的医疗资源时刻作为后盾,而我们只能在数万人的等待名单上排队等着医生一个个来看诊。” 员工Maria Walker说:“生病并不好受,不管是新冠还是流感,我会不断地打喷嚏流鼻涕,头晕头痛,根本无力服务顾客。”

Riley则说,“老天,谁会愿意走进一家所有员工都新冠阳性的化妆品店呢?在你和朋友挑选产品的时候,她们在背后连续打喷嚏?给你化睫毛的时候,她还得中途停下去擤鼻涕?不到一个礼拜,飞过来的投诉电话和信件就能把我淹了!”

在采访最后,Riley对未来的英国零售业表示悲观,并称自己或许将关闭位于伦敦、已经开了三十多年的化妆品店,回到约克郡的乡下养老。“毕竟,人们连面包都快付不起了,谁还会关心自己的脸是否体面呢?”她嘲笑道。

相关文章